h市,市公安局。 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皱紧着眉头,紧张的处理着手头的工作, 气氛显得十分的凝重。 而我正是这件案子的主要负责人,杨威。 「杨队,犯人在网站上上传了视频,你要不要来看一下?」女同事小颖跑过来对我道。 我忙道: 「快给我看。 」并招手叫上了坐在不远处的副队长刘杰。 我和刘杰围在小颖的笔记本电脑旁。 小颖却没有及时的为我们打开视频。 我道: 「怎么了,快点打开。 」小颖有些迟疑的道: 「杨队,你还是一个人看吧。 」我则因为心急,没有细想小颖为什么要我一个人看, 对小颖道: 「快点把视频打开。 」小颖见我执意要求,于是没有再说什么,电击鼠标打开了视频。 视频中,只见一个皮肤白皙、身材曼妙的美女, 被赤裸裸的绑在一座陈旧的三角木马上美女丰满肥白的翘臀正对着镜头, 臀瓣间肉屄上淌满了从阴道里流出的爱液,粉褐色的屁眼使劲的往里一缩一缩, 往下滴落着水珠似被刚刚注入一针液体。 就在此时,只见一名蒙脸男子用大号的针管从桶里抽出满满的一管液体, 然后将粗大的针头塞进的女人的屁眼将一管液体全部灌进了女人的身体。 女人穿着棕肉色丝袜的、岔开的双腿,随着液体注入体内, 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深肉色的袜头随着夹紧并拢的脚趾, 拼命般的往脚心里弯曲着。 镜头一转,拍到了女人的正脸。 女人满面羞红,脸上的表情似在激爽与痛苦中反复的徘徊着。 看见女人的脸时,我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感到一阵发软,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同为刑警的我的老婆——许诗云。 一旁的刘杰不好意思的将视线移开了屏幕,小颖配合的急忙关掉了已经播放到末尾的视频。 我稳了稳心神, 道: 「上传视频的ip地址跟踪到没有?」小颖道: 「IP地址显示是在国外, 应该是用了翻墙服务器。 」我道: 「去查这个IP地址的代理公司, 问他们要本市刚才使用他们服务器翻墙上网的用户资料。 」小颖道: 「我已经安排人在查了。 」我想了想, 道: 「把视频打开,我要再看一遍。 」小颖有些不置可否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站在我身边的刘杰。 我语气加重道: 「快点打开。 」小颖红着脸,再次点开了视频。 我仔细的盯着视频,希望从视频中找出一些可以利用的蛛丝马迹。 忽然,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我连忙喊了一声「停!」小颖快速的用鼠标按下暂停, 刘杰跟着凝神对着暂停的画面仔细的观察着。 我指着屏幕中老婆缩紧的屁眼道: 「这段诗云收缩屁眼的画面, 给我重放一遍。 」小颖羞涩的「哦」了一声,缓缓拖动视频的进度, 屏幕中播放起一开头妻子肛门一缩一张的画面。 一旁的刘杰,好似忽然同我一样,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激动的开口道: 「摩斯密码!」小颖的心里似乎一惊 然后她像我们一样细细的观察起了屏幕里妻子一阵缩紧一阵张开的屁眼 随即叫道: 「真的是莫斯密码!诗云姐太厉害了!」旁边的同事这时都围了过来 他们有的被电脑屏幕里惊艳、下流的画面所震惊 有的则痴愣的盯着录影里的妻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刘杰跟着屏幕里妻子缩紧屁眼的节奏,迅速翻译出了妻子想表达的意思, 刘杰学着妻子的口吻道: 「这里好像是一间废弃的工厂 看样子着过火。 」我道: 「都听见了没有?」大伙儿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声「听见了!」, 随即迅速的分头行动起来。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陈健带着他的两个手下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一见到陈健那张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的脸, 我心里的气就往上撞。 陈健是刑警2队的队长,等同我一个级别,此次的案子原本是由他负责的, 然而正是因为他部署上的失误让妻子不幸落到了罪犯的手里。 局长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没有等我向他反应, 便主动找到了我一面批评陈健,一面将案件交到了我的手上, 让陈健在旁支援。 我认为局长这样做,无疑是为了想化解内部矛盾, 而我则不得暂时吞下自己对陈健的这口恶气一心专注于破案之中。 妻子隶属于警局近年新设立出来的诱饵部门, 诱饵部门存在的意义顾名思义主要是为了引出罪犯, 然后由我们刑侦人员进行抓捕当然她们也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实施抓捕罪犯的任务, 但是多半情况下她们都会陷入险境,保护自身和让罪犯暴露, 成为了她们唯一的任务。 诱饵部门没有男性成员,其中全部有女警组成, 而且必须是相貌与身材都很出类拔萃的女警。 然而关于这点,仅仅是诱饵部门选择成员时, 最基础的一项标准。 诱饵部门真正要求苛刻的地方,是在于对女警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的两项考核。 在心理上,诱饵部门要求女警必须达到在绝境中处事不乱的水平。 在体质上,部门则要求女警必须能抗住犯罪份子可能使用的一切残酷的拷打手段, 和一系列针对女性敏感部位摧残的犯罪行为。 妻子自诱饵部门成立起,便率先报名参加了部门的选拔, 然后通过一系列的训练和测试最后成功的进入了诱饵部门, 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诱饵。 诱饵部门没有具体的领导,她们属于我们刑警队公用的资源, 每次的任务都是由我们刑警队来负责安排。 妻子自从进入诱饵部门,便成为了一个大忙人, 她有的时候甚至一天接手三个案子,忙得叫我心疼。 不仅如此,因为诱饵身份的关系,妻子时常会与罪犯亲密接触, 免不了受到罪犯的欺凌甚至会招来其他部门对她工作不了解的同事议论纷纷, 多少难听的言语可能都会听得到。 比如说老婆是个喜欢被人调教的受虐狂,或是一条喂不饱的骚母狗, 堂而皇之的当着我的面与一些罪犯交欢。 我曾经劝过妻子放弃诱饵部门的工作,干些文秘之类的活, 但是妻子不同意 她说: 「别人爱说闲话, 就让他们去说好了。 我觉得诱饵部门成立的很有意义,你看这几年, 警局的破案率是不是明显的提高了?你能说这里面没有我们这些诱饵的功劳吗?说句实在的话 你们刑警队离得开我们吗?」妻子的话确实说到了点上 如果把犯人比作是鱼哪有鱼会咬没有鱼饵的钩?诱饵部门的女警们不惜牺牲自己的肉体化作鱼饵, 帮助我们将各种罪犯从茫茫的人海中揪出她们是伟大的, 理应受到旁人的尊敬反而是那些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人, 才让人感到恶心。 陈健走进来后,眼睛贼熘熘的扫视了一圈周围, 跟着像闻到肉香的狗一样吸了吸鼻子 道: 「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啊?」小颖立即警觉的合上了电脑。 陈健看见小颖的动作,笑嘻嘻的走到小颖的身旁, 猫着腰对小颖道: 「把电脑打开让我看看。 」小颖似一脸讨厌的避开陈健的臭脸, 装傻道: 「你要看什么?我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陈健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什么东西?」小颖好像一时被他说得蒙住了。 陈健直起身, 好像一脸不悦的对我道: 「杨队, 局长要我配合你的工作你连最最基本的资料都不愿意和我分享, 你叫我怎么配合你?」我道;「该让你知道的时候 我会通知你怎么做。 」陈健鼻子里哼了一声, 道: 「别搞错了, 我可不是你的下属你现在不肯合作,到时候别怪我抽不出人帮忙。 」刘杰在我耳边小声的道: 「杨队,陈队那正有几个人在协助我们的调查工作。 」我思忖片刻, 牙一咬道: 「小颖,给他看视频。 」小颖打开电脑,陈健和他的两个手下,立即把眼睛凑了上去, 小颖用鼠标点开视频视频开始播放,只见陈健的眼睛里顿时闪出异样的目光, 陈健的两个手下更是像在欣赏色情录影般,流露出淫荡的神色。 陈健看完视频, 意犹未尽的对小颖道: 「把这个视频拷贝一份给我。 」小颖的眼睛看着我,似在等我的意见。 我道: 「既然看过了, 何必还要多复制一份?」陈健义正言辞的道: 「我要拿回去慢慢的研究, 这是工作。 」陈健有意将「工作」两个字说的很重,好让我没有回绝的理由, 因为根据警局里的办案调理如果两队人员在办理同一个案件时, 必须及时分享有关案件的一切资料和信息。 我心里酸苦的道: 「小颖,把视频给他。 」小颖将U盘插上电脑,不情愿的将录像存给了陈健。 陈健拿着U盘,对两个手下, 道: 「你们留在这里, 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有新的资料,一定要来及时的通知我。 」他的两个手下,会意的朝陈健笑了笑,然后不等我的同意, 自说自话的参与了进来。 刘杰道: 「喂,你们两个,别坐在这,跟我出去走一趟, 吹吹风。 」关键时候,还是刘杰反应快。 我则马上跟着刘杰的话,道「你们的队长既然让你们来帮忙, 就请你们听从我们的安排。 」那两个人看了看陈健, 陈健道: 「去啊, 愣着干什么?」随后两人便跟着刘杰走了出去 陈健则说了一句「你们忙。 」后,也走出了会议室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就到了深夜。 刘杰和小颖把下午查到的资料,经过集中与删选之后, 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经过仔细的分析,指着h市地图的郊区位置, 道: 「你们来看这是华阳棉毛工厂所在的位置, 去年一场大火把工厂烧得一干二净,之后工厂便再也无人问津。 还有,我联系了从网络公司收集回来的数据, 上传视频的原始IP就是这工厂附近的某一间网吧, 所以我断定诗云就在华阳棉毛工厂里。 」刘杰道: 「我已经联系好了特警,他们随时可以行动。 」我道: 「出发!」一个小时以后,我们赶到了工厂。 然而,工厂里里早已不见罪犯的人影,留给我们的是一段存在摄影机里的录像。 我一面迫不及待的,一面又忐忑不安的打开了录像。 摄影机里顿时传来鞭子击落在女人肉体上的「啪啪」的脆响声, 与女人痛苦中夹杂着爽利的呻吟声。 「喜不喜欢我的鞭子?」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说道。 「喜欢,好喜欢。 」「你说说,希望我用鞭子怎么惩罚你?」「请……随便……抽我的骚屄, 还有我的奶子嗯……我的身体好热,骚屄痒得要命!嗯……嗯……快来打我, 快来打我……嗯……」女人无耻的挑逗着男人 似乎期望男人能够给予她更多的痛苦与快感。 男人爽快的成全了女人,摄影机里响起一连串皮鞭击打在皮肉上的刺激的声音, 女人的呻吟似乎越来越亢奋忽然,一条透明的水柱纷乱的洒在了地上, 溅起无数的水花。 我的心脏仿佛一卷麻绳般揪了起来,因为我听出女人的声音就是爱妻, 然而即使如此我的心里仍抱有着一丝侥幸的希望, 希望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千万不要是诗云!这时, 摄像机的镜头被人动了一下。 镜头的焦点转移到了女人的身上。 「啊!」我的心里发出一声悲鸣,顿时整个人好像坠入山崖一般, 全身感到一阵虚浮。 是诗云没有错,那个被鞭子不停抽打的女人, 正是我的爱妻。 她的双手举在头顶的上方,被一条从高处延伸下来的麻绳牢牢的捆着手腕。 她的眼神似乎迷离而又空洞,恍如被无尽的肉欲吞没一般, 只渴望快感的侵袭。 妻子的身体并没有一丝不挂,但是身上的装扮, 却比裸体更加的令人感到羞耻与变态。 只见妻子的上身穿着一件由一条条细细的麻绳组成的乳罩, 特别是胸罩前端的一条麻绳穿过缀在妻子乳头上的两圈乳环, 绕过妻子的后颈将妻子的一对奶头向上提起着, 就好像一直有人用手向上拉拽着妻子的两粒奶头一般。 再看妻子的下体,穿着一条与乳罩类似的内裤, 不过不同的是内裤的绳子不像是麻绳而更像是塑料绳, 塑料绳穿过钉在妻子阴蒂上的阴蒂环将妻子的阴蒂向上扯得如同一块被拉长的软糖。 更令人吃惊的是,有两条绳子竟然直直的伸进了妻子的肉穴, 圈住她的宫颈将宫颈向下几乎扯出了阴道,粉嫩圆润的宫颈挤在两瓣肉嫩的阴唇之间, 一缩一缩的向里抽动着并不时的向外喷出一股又一股透明的爱液。 妻子粉褐色的屁眼嫩肉外翻的大张着,一条塑料细绳捆住了她的一节粉润的直肠, 将她的直肠从豁开的屁眼洞里拖了出来滴着粘稠的肠液, 垂在两腿之间从远处看去,好似一条母狗的尾巴, 随着妻子被鞭抽时激爽扭动的屁股而来回的甩荡着……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要炸裂开来一般, 恨不能钻进录像将妻子解救出来!男人拿着鞭子凑到妻子的胯前, 妻子竟然主动的挺起屁股像一条发情的母狗般, 用裸露着宫颈的骚屄蹭着粗糙的皮鞭皮鞭很快沾满了妻子的淫水。 男人似被妻子下贱的模样所刺激,重重的一巴掌扇打在了妻子肥白的翘臀上, 妻子「啊」一声娇叫被深棕色的透明的丝袜裹覆的双足, 用力的向上踮起宫颈向里一阵剧烈的收缩,然后又被两条细绳牵拉着向外蹦出, 同时像男人射精般喷出一大股沾稠的爱液。 男人在手上倒了一点精油,然后握住妻子的直肠, 像撸管一样大力的撸起了妻子的直肠,妻子浪叫着, 恍如一个快要射精的男人般绷紧着屁股的肌肉, 忽然妻子的肉臀如遭到电击般的痉挛起来,随即, 从肠子里激射出一大股粘稠的肠液。 男人没有给妻子喘息的机会,他从旁边拿来一个铁盆, 将滚烫的蜡油倒入铁盆然后抓起妻子挂在体外的直肠, 将蜡油一股脑的浇了上去。 呜啊!」妻子表情扭曲的大叫着,身体如同快要被飓风刮断的树枝般乱抖乱颤着, 两只手像抓着救命稻草般的抓着麻绳岔开的半弯的双腿, 仿佛充足了电的马达般大力的痉挛着直至从骚屄里失禁的喷出一大股黄色的尿液……男人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手机走去了一边。 妻子则像块被融化的奶油般,全身虚脱的瘫软下来, 两条大腿似再也无力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般向下半弯着, 任由自己的娇躯被捆住双手的麻绳吊垂着。 妻子乌黑的秀发随汗水,黏黏的贴在她的额头与脸颊上, 双眼不时的向上翻白着神智恍如在清醒与迷乱间游移着。 黏在直肠上面的蜡油慢慢的干涸变硬,像一块红色的塑料般将妻子的直肠封固了起来。 男人接完电话以后,快步的走了回来。 他用刀割断绑住妻子手腕的绳子,然后将一副手铐带在了妻子的手上, 他似乎是要带妻子离开工厂。 我心中不禁怀疑起男人接通的那个电话,是不是有人在给他通风报信。 不过关于这点,我没有细想下去,因为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还是要找到妻子。 男人将所有可能给我们留下线索的东西,全部销毁, 然后将倒在地上的妻子从地上拉了起来,走到摄像机前, 关闭了摄像机影像也便到此结束了。 录像期间,男人很有经验的将脸避开了摄像机的镜头, 所以我没能看清男人的相貌。 「杨队。 」小颖向我跑了过来。 我道: 「什么事」小颖道: 「刘杰让我请你过去一下。 」「好。 」我跟着小颖来到妻子在录像里被施虐的地方, 对刘杰道: 「有什么发现?」刘杰指着地上妻子被男人虐玩时喷出的还未完全干涸的尿水、淫水、肠液混合的水渍 道: 「杨队你来看这一滩滩水连起来看, 像不像一串盲文数字?」我顺着刘杰的意思仔细的分辨起地上的水渍, 只见貌似不规则的水渍连起来看的时候,真的形成了一串盲文数字。 心里联想到妻子在录像里激射淫水、尿水、和肠液的画面, 原来她主动淫乱的勾引男人,是为了能够让身体连续的受到刺激, 以至于喷出足够多的水来书写这串数字。 但是这串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我的心里琢磨着, 忽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样东西, 脱口而出道: 「是车牌号!」一旁的刘杰恍然大悟, 用一种敬佩的眼神看着我。 我将盲文数字翻译成阿拉伯数字,写在纸上递给小颖, 道: 「快点去联系附近的交警部门把这附近的行车记录全给我翻一遍, 只要看到牌照为这串数字的汽车不管是本市的, 还是外地的都给我找出来,我要知道它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颖道: 「是!」公安局,第一大队刑警办公室。 连续几天没有合眼的我,样子不免憔悴,小颖替我倒来热水, 关心的对我道: 「杨队你休息一下吧。 」我道: 「车子找到了吗?」小颖道: 「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刘杰从门外推门走了进来, 激动的对我道: 「杨队, 车子找到了你看就是这辆,刚刚从现场传回来的照片。 」说着,他将手里的手机递到我的面前,是一辆黑色的奥迪牌轿车。 刘杰道: 「我已经派人在那看守了,我们是过去找人, 还是等罪犯来开车 自投罗网?」我道: 「过去!」说着披上大衣, 便同刘杰往门外走去。 刘杰道: 「要不要通知特警?」刘杰的这句话, 却让我蓦地想起罪犯在录像里接起的那个电话 我倏地停下脚步 道: 「现在有多少人知道关于那辆车的消息?」刘杰去掉我、小颖和他自己外, 又报出了一些熟悉的老队员的名字我放心的点点头, 道: 「其他人就不用通知了人多了反而误事, 走。 」隆冬季节,北风趁着黑夜,尽情的欺压着路上匆匆赶路的行人。 刘杰开车带我和小颖来到现场。 奥迪车停在一座陈旧的写字楼的前门处。 我发现奥迪车背后的写字楼似乎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 写字楼的楼层总共不超过10层,楼层间的灯光几乎都暗着。 我道: 「小颖,你带几个同事守住正门和后门, 只要有人出来都给我用手机拍下他们的身份证, 其余的人跟我上楼。 」进入大楼,我让一个同事看守电梯,告诉他只要有人从电梯里下来, 就马上通知小颖他们负责拦截随后,带着两名同事走楼梯从下往上索搜, 刘杰则带着两人坐电梯上到顶楼然后从上往下索搜。 当我来到四楼的时候,我蓦地的发现407门口的地上残留着一些细碎红色的干蜡, 这些干蜡马上让我联想到了干涸以后凝固在妻子直肠上的蜡油。 我透过704房间透明的玻璃大门,看见里面一排排满布灰尘的桌椅, 心想大概是上一家公司搬家之后遗留下来的物件 再往里望去只见深处隐约的亮着一丝亮光。 我叫手下把门锁撬开,然后让两个人分别守住前门和后门, 自己一个人进入了房间。 在往房间里走的同时,我掏出了别在腰里的手枪。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透着灯光的内室的门口,发现房门虚掩着, 里面若有若无的传出一声声女人的低吟。 我来不及细想,一脚踢开房门,并平举手枪对准了前方, 然而让我出乎意料的是房间里竟然连个人影也没有, 而我在门外听见的女人的低吟则是从一个黑色的录音机里发出来的。 就在我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头顶、周围所有的电灯忽然一起亮了起来!我急忙回过身子, 并把枪口指向背后然而我却意外的看见了局长, 还有妻子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此刻的妻子穿着一身女警的制服,端庄的模样与录像里淫乱的姿态简直判若两人, 让我不禁觉得自己曾经看过的录像都是幻觉。 我缓缓的放下手枪,情绪却异常的激动。 妻子连忙走到我的身边, 对我安抚道: 「放心吧, 没事了。 」我用力的握住妻子的小手,好似怕她再次被人掳走一般, 然后疑惑的对妻子道: 「这是怎么回事?」妻子把目光投向了局长 局长道: 「诗云你先把你知道的告诉杨威吧。 」诗云想了一下,然后把我让到局长身边的、似乎从未谋面的男人面前, 给我介绍道: 「这位是日本东京派来的国际刑警 田村警官他将协助我们调查接下去将要面临的一个重要的案子。 」田村向我礼貌的鞠躬道: 「初次见面, 你好。 」田村的普通话似乎说的很标准,然而,我却注意到他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还有他的身型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蓦然间, 我的脑子闪过几副画面双眼仔细的打量了一遍田村, 惊愕的发现他不正是我这段时间来一直苦苦寻找的在录像里调教诗云的案犯嘛!妻子似乎看出了我表情的不对劲, 进一步向我解释道: 「田村是针对各种变态类恶性犯罪的专家 他来这里的第一件事便是对我和你还有你的团队进行了一场测试, 而你来到这里便证明我们成功的通过了测试。 」我道: 「所以说, 这次的案子是假的?」妻子道: 「它是田村根据日本过去发生过的, 一起着名的变态绑架杀人事件所模拟出来的。 」我道: 「那你在录像里被……」妻子不禁羞臊起来, 道: 「我也是局长不久前来到这里以后才被田村解开手铐, 知道这次的案子原来是一场测试所以之前我所经历的, 和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好了,不要说这些了。 」老婆说着,将脸转向田村, 道: 「田村, 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安局,刑警一队的队长, 杨威。 」因为碍于起码的礼貌,所以我向田村打了一声招唿, 但是心里怎么也对他产生不出友好的感觉。 田村则对我的态度截然不同, 他用一种带有佩服的口吻对我说道: 「许警官告诉我, 她在视频里被我调教的同时给你留下了找到我的线索, 但是我确信自己没有给她可以联络你的机会所以我很好奇, 你们是通过什么样的暗号在进行交流的?」我朝妻子看了看 妻子会意的朝我一笑。 田村瞧着我俩神秘的样子, 笑道: 「或许我只有在接下来和你们合作的时候找出答案了。 」局长对我和诗云道: 「今晚回去养足精神, 具体的事情明天再和你们详细解释。 」局长话音刚落,只见刘杰带着两名同事,风风火火的从门口冲了进来, 他们看见我们都是一愣。 我对他们喊道: 「收队!」。